美联储正处于十字路口!鲍威尔称“没有规则可循”,而黄金市场在9月份决议后还是选择了交易市场的方向。

就在一年前,美联储主席鲍威尔(Powell)表示,美国经济前景“非常乐观”,并享受了一连串“罕见”的好消息,包括低失业率、稳定通胀和强劲增长,预计这种情况还会持续下去。这也是支持美联储在2018年连续四次加息的一个重要因素。

然而,随着美联储(fed)7月利率决议实施后10年来首次降息,市场预计9月和12月将再次降息,市场正在观望美联储的方向是否会改变。

事实上,就连鲍威尔也承认,美联储目前面临的形势没有先例。与此同时,美联储内部在降息的力度和时机上存在明显差异。

不过,美联储必须在这项决议中给出明确的方向,这将为美联储未来的政策方向定下基调,预计将对黄金和外汇市场产生重大影响。

市场已经消化了降息的预期。目前,市场正在关注美联储的措辞和经济预测是否有所改变。分析师表示,当美联储本周举行会议时,讨论的焦点将是,此前对美国经济的乐观预期是否已经恶化,他们是否仍应宣布自己只是微调政策,尚未进入宽松周期,还是推出更积极的刺激计划,以确保美国经济复苏。

市场普遍预期美联储将决定降息25个基点。

然而,市场显然已经消化了这一点。目前,市场更加关注美联储的措辞和新的经济预测。这将直接反映出美联储对今年夏天市场上一系列艺术的担忧,包括国际贸易紧张、欧洲央行重启QE的刺激措施,以及一系列可能暗示美国经济不景气的疲弱制造业数据。

对此,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大卫·威尔科克斯(DavidWilcox)表示,到2018年底,美国经济似乎将继续稳步前进,风险显然倾向于高位。

但是接下来的一系列事件是不可预测的。

至少现在,外部环境不是很好。

大卫·威尔科克斯(DavidWilcox)在2018年底之前一直担任美联储统计和研究部门的负责人。

北京时间周四凌晨,美联储将宣布利率决议。美联储发表政策声明后,鲍威尔主席将举行新闻发布会。

美联储预计将把目标政策利率下调至1.75%-2.00%,决策官员希望通过降低从汽车贷款到企业债券等资产的借贷成本来提振经济。

在过去的一年里,美联储的态度转变了180度,内部分歧也在增加。自2018年底以来,美联储首次停止对1月决议加息,并在10年来首次对7月决议降息。这有助于将30年期股息抵押贷款从4.94%的8年高点降至3.5%左右,使美国房地产市场一度呈现升温迹象。

与此同时,自7月份降息以来,企业债券发行量飙升,企业利用创纪录的低长期借款利率来省钱或筹集项目资金。

2018年9月至今年6月期间,美联储下调了经济和通胀预期,美联储官员将2019年的经济增长预期中值下调了0.5个百分点,通胀预期进一步低于2%的预测。

事实上,自2018年第四季度以来,美联储的立场已经发生了180度的转变。

在2018年9月的会议上,他们还预计美联储基金利率到2019年底将达到3.1%,但目前利率在2.1%左右,可能还会进一步下降。

因此,市场正在密切关注这一决议的位图,这将显示美联储官员是否认为形势正在恶化,以及他们认为还需要采取多少措施来降低利率或防止未来出现问题。

扩大美联储内部分歧的难题导致美联储官员立场分歧。有些人希望快速大幅降息。有些人认为应该慢慢来。其他人希望不做任何改变。

正如鲍威尔所描述的,“不同观点的分歧程度”反映了过去12个月的不确定性,这可能最终被评为美国自我伤害的时期,将美国从稳定增长推向泥潭,并将全球经济拖入水中。

国际贸易趋势逐渐成为美联储的一个政策难题。鲍威尔在去年10月的乐观基调演讲中列举了他认为美联储当时面临的风险。

这些风险更符合传统类型,例如意外的通胀飙升,这可能会迫使美联储加快加息步伐,以抑制支出,降低价格上涨速度。

当时,他只是略微提到国际贸易摩擦,并不认为这会对美联储的政策方向构成挑战。然而,随着国际贸易形势的波折,美联储今年将遭遇重大挑战,随后债券市场将出现巨大趋势,这不仅意味着衰退风险的增加,还指出美联储到去年底已经过度加息,偏离了经济状况。这极大地改变了美联储的立场。

因此,市场将关注美联储如何解释这些变化,以及将采取什么行动。

美国经济数据喜忧参半,但全球央行宽松的预期让美联储进退两难。鲍威尔称之为“无序”自美联储7月份上次会议以来,美国的数据喜忧参半。

企业投资仍然疲软,制造业产出指标下降,就业增长放缓。

然而,尽管8月份新增就业人数少于预期,只有13万人,但仍足以吸纳新的劳动力,失业率仍保持在3.7%。

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经济学家迈克尔·费罗利(MichaelFeroli)在8月份公布好于预期的零售数据后表示,薪资增长仍在继续,“消费仍是经济增长的引擎”。“没有理由认为在不久的将来会有调整,”因为紧张的劳动力市场对家庭有利。如果美联储像预期的那样降息,房屋修缮和其他大宗采购的融资成本将会降低。

鲍威尔在进入非农活动后的静默期之前的最后一次讲话中表示,美国劳动力市场形势“非常强劲”,淡化了美国经济衰退的风险。

然而,鲍威尔不仅关心美国的数据。

随着发达国家对人口老龄化和低生产率等看似普遍的趋势感到担忧,美国官员越来越担心欧洲当前的经济停滞和日本一代人以来一直难以维持的经济增长,并在思考他们需要采取哪些措施来避免同样的命运。

美国总统特朗普早些时候表示,美联储应该跟随欧洲将利率降至负值。

特朗普这样说可能是因为他认为,如果经济放缓持续到明年的总统选举,他的连任努力将会遇到困难。

但摩根大通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JamieDimon)上周表示,该公司的经理们也在讨论,如果美联储再次将利率降至零,摩根大通将会做些什么。

这是因为当利率变为负利率时,银行业首当其冲,这也是日本银行不能进一步降息的关键原因,因为多年的负利率已经对日本银行业造成了影响。

上月在怀俄明州举行的杰克逊霍尔全球央行年会上,鲍威尔承认,不仅经济风险在增加,美联储在一个不可预测的世界里也不能看得太远。

鲍威尔说,美联储官员“在处理典型的宏观经济发展方面有很多经验”,但在当前形势下采取什么政策没有先例。

“总结即将出台的美联储利率决议对美联储来说将是一个艰难的时刻。在美联储内部分歧日益加剧、全球央行陷入宽松周期的背景下,美联储将决定是顺应全球宽松浪潮,实施更有利的宽松措施来刺激经济,还是继续强调美联储尚未进入宽松周期,只是处于政策微调时期。

如果美联储承认经济正在下滑,需要进一步放松,这可能会鼓励对冲基金进一步流入黄金。

然而,相反,美联储仍然认为经济是好的,还没有进入宽松的周期。这将被视为鹰派信号,并将推高美元汇率。

事实上,美元仍然是目前最强势的货币之一。如果美元继续升值,所有非美元货币都将面临压力,而黄金也将受到抑制。

北京时间15:48,美元指数目前为98.6549,上涨0.02%。

发表评论